我遲疑在
     杯子邊緣

 春風從遠處
 越過門廊
 像一些發情的小獸
 鑽進我的頭髮
 我的嘴唇上
 有光的鐮刀
 我曾經是滿的
 而現在 那麼空
 已不知剩下多少
 因此 我不想動
 希望就此石化掉
 變成石像
 也不會有人驚訝

 在這房屋的陰影下
 我被寂寞
 慢慢吃著
 在燈光巨大的陰影下
 眼睛一天天老了
 一天天 被一杯水
 和蠻荒的寂靜
 吃掉

 

 

Sha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柔
  • 心情分多精****

    真是個性中人讓人看人心情多娛悅~真開心
  • 可是............... 這篇應該不是開心的文章吧? ㄏㄏㄏ

    Shamus 於 2008/08/28 21:03 回覆

  • evasion
  • 你寫的...讓我流淚了
  • 曾經是滿的 而現在 那麼空 T_T

    Shamus 於 2008/08/28 21:04 回覆

  • Savio
  • 曾經是滿的
    現在 那麼空

    空了。
    寂寞了。
    心傷了。
  • 訪客
  • 喬爸還有喬喬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