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4 01.47.45

    白色是一座刑場
    懷孕的蝴蝶  已經與牠的白色翅膀告別
    當我穿過白色花蕊的那一部分

    穿過一次又一次我嘔出遙遠的記憶又被瞬間填滿
    濕潤的歸我  顫抖歸妳  白色還是屬於我自己

    穿過汗水與歌聲後  我止步大口呼吸
    把流淚的左眼收在背脊裡  把眺望的右眼給妳
    沿着春的身躯攀援的手  我看到
    雨後  白色的自己

  

 

 

.

Sha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