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認識我
   為此我哭了一夜
   酒後指南針開始迷路
   它那麼害怕茫茫的霧氣
   霧氣是一個人的冰窖
   悲傷在一天天長大
   一天天地我聽到那麼堅決的回聲   我不忍心回頭
   世界海嘯或地震
   如此我的遺忘更徹底
   而誰有記得我活著的那些日子
   草木是否能夠懂得他們的病歷表
   錯過的 或許是幸福
   如同人們 如同平凡中的點滴 人們一點點地遺忘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mus 的頭像
Shamus

:: CHEZ SHAMUS +

Sha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